免费咨询电话

18518421256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8518421256

  • 1195637832

  • jkmlawyer@126.com

  • 11101200410129389

  • 北京 - 朝阳区 -
  •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
  • 100020

  •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永安东里8号华彬中心14层1408-1413A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真实案例>>正文

购买农用地建房遭强拆,当事人被指控构成妨害公务罪,最后无罪释放

来源:行政法律师 | 作者:贾昆明 | 时间:2020/6/1

广州省潮州市潮安区的肖锐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2016年8月18日竟被公安局逮捕,原因是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其构成妨害公务罪。

此案是因当事人肖锐娟购买农用地建房而起。2016年4月间,肖锐娟本村民小组购买了一片农用地,随后其子卢某在该地上进行基建。2016年4月28日,潮州市潮安区国土资源局浮洋国土资源管理所(以下简称“浮洋国土所”)向卢某和斗文村民委员会发出《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卢某和斗文村民委员会立即停止违法用地行为,并于15天内恢复土地原状。原来,肖锐娟购买该地和其子基建行为均未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准,属于违法用地。但作为一名文盲的普通农村妇女,肖锐娟认为自己花钱买了地就有权利在地上进行基建,自己的行为是合法合理的,于是没有按照浮洋国土所的通知拆除建筑并恢复土地原状。2016年6月23日,浮洋国土所又分别向卢某、斗文村委会和斗文村胶柏村民小组发出《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再次责令卢某和斗文村委会立即停止违法用地行为,并于15天内恢复土地原状。当事人仍没有理会。2016年8月2日政府口头告知准备对其所涉的违法建筑物进行拆除,2016年8月5日上午,多名行政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准备对卢某的违法建筑物进行强制拆除。

肖锐娟及卢某等见自家房屋要被拆除便慌了神,竭力阻挠强制拆除工作,不仅事先在建筑物上挂上抗议的横幅,并在现场吵闹。对前来劝说制止的工作人员实施嘴咬、脚踹及辱骂,至多人(包括自己)不同程度受伤。

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肖锐娟主观上具有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暴力抗拒执法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且其妨害公务的行为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于是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情况,肖锐娟被依法批捕。

但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查明,行政机关在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之前,并没有书面催告当事人自行拆除涉案违法建筑,也没有制作书面的强制拆除决定书并送达给当事人,未进行强拆公告,也没有告知当事人享有可就此申请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等权利。因此法院认为被告人肖锐娟虽有以轻微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物的行为,但因本案行政机关所实施的执法行为不具有合法性,不能认定执法人员系依法执行职务,最终判决被告人肖锐娟无罪。

本案中,认定肖锐娟属于违法用地性质无误,但为什么违法用地在先,暴力抗拒行政强拆在后,最终却被判定无罪释放了呢?原因就在于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亦不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第三十七条规定:“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载明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和期限等事项。”第三十八条规定:“催告书、行政强制决定书应当直接送达当事人。”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但本案行政机关在组织强制拆除前,既未书面催告肖锐娟一方自行拆除涉案建筑物,也未制作书面的强制拆除决定书并送达给肖锐娟一方,未进行公告,未告知肖锐娟一方有在法定期限内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上述行为均严重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的相关程序性规定,应认定为程序违法而非仅仅是程序瑕疵肖锐娟在本案中虽有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物的行为,但因本案行政机关的执法程序严重违法,执法人员的职务行为不具有合法性,从而阻却妨害公务罪的构成。

通过本案可以看出,行政机关拥有行政权力,其的行政行为必须严格依照法定程序进行,在法治国家建设的进程中,这是限制公权力保障私权利的集中表现,但是本案也给其他当事人敲响警钟,在面对行政机关的行政强制行为时,不要激动行事,应当保持冷静,理性应对,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否则不仅维权目的无法达成,甚至还会有面临牢狱之灾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