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8518421256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8518421256

  • 1195637832

  • jkmlawyer@126.com

  • 11101200410129389

  • 北京 - 朝阳区 -
  •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
  • 100020

  •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永安东里8号华彬中心14层1408-1413A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随笔>>正文

政府“不履行征地拆迁补偿”法定职责之诉的构成要件

来源:行政法律师 | 作者:贾昆明 | 时间:2020/2/16


一、裁判精要

我国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了对行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行政相对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政府不履行征地拆迁补偿法定职责系此类型之一,被征收人对政府不履行征地拆迁补偿法定职责的行为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二、编者注解

政府作为土地征收机关,依法给予被征收人补偿安置是其应当主动履行的基于土地管理法、集体土地征收管理办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等法律法规赋予的法定职责。被征收人提起该诉讼要满足“行政机关确实实施了征收土地的行为;自己在征收范围内;征收项目不属于腾退、改造等不收回土地所有权或使用权的项目;征收机关未将补偿安置工作依法交于其他主体具体履行”等条件。

 

三、诉讼指引

在征收拆迁项目中,可能被征收土地使用权或所有权以及房屋等财产的行政相对人要及时了解征收公告、本省市通行的补偿安置标准、补偿安置方案等征收项目基本信息,并注意保留证据,以便对不服征地行为、补偿标准低、不予以安置补偿、强拆等不合法合理的行为,通过行政诉讼的途径维权。

 

四、实证案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行申505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邓军,男,1970年2月17日出生,汉族,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代理人王轩军、赵彬,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三亚市海棠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海南省三亚市海棠区龙海坡新政府办公大楼。

 

法定代表人孙耿,区长。

 

委托代理人丁舰,该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帅,海南琼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邓军因诉被申请人三亚市海棠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海棠区政府)要求履行征地补偿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30日作出的(2017)琼行终167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7月11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查,并于2018年8月21日在本院第一巡回法庭第一法庭组织各方当事人公开询问。再审申请人邓军的委托代理人赵彬,被申请人海棠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丁舰、陈帅,到庭参加询问。案件现已审查终结。

 

邓军诉称2006年,三亚市海棠湾镇江林村委会江林村村民林日武与江林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邓军通过与林日武签订《水产养殖场合作协议书》合作进行水产养殖。同年,邓军投入巨额资金在承包地上投资建成33365余立方米的鲍鱼养殖池,成立恒丰鲍鱼养殖场,专业养殖鲍鱼。在邓军精心经营下,鲍鱼养殖场自建成后,一直运营良好。2010年,由于海棠湾环湖路项目的建设需要,海棠湾镇政府(以下简称镇政府)要征收邓军鲍鱼场所在范围的土地。为支持政府工作,邓军积极配合镇政府对恒丰鲍鱼养殖场的地上附属物进行清点,并登记造册。镇政府工作人员拿到清点登记册后,告知邓军耐心等待消息,政府会依法按照规定的程序,及时对邓军地上附属物进行补偿。然而,2011年5月6日征地拆迁后,在没有等到补偿消息情况下,邓军找镇政府要求履行补偿义务,镇政府说得走程序,让邓军继续等待。基于对政府的信任,邓军回去继续等待。如今镇政府已经提级为海棠区政府,邓军还是没有等到依法应当给予的补偿。万般无奈下,邓军委托律师找海棠区政府依法交涉,海棠区政府工作人员让邓军到法院起诉,通过法院来解决征地拆迁地上附属物的补偿事宜。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一、判令海棠区政府向邓军支付征地拆迁地上附属物补偿款3989.22万元人民币;二、判令海棠区政府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计算标准,向邓军支付自2011年5月6日起到征地拆迁地上附属物补偿款支付完毕之日止的延迟履行期间的利息。三、本案的诉讼费用由海棠区政府承担。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琼02行初33号之一行政裁定认为,虽然海棠区政府无证据证明其在作出强制拆除邓军鲍鱼池行为时已告知邓军诉权或起诉期限,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邓军自2011年5月6日其鲍鱼池被强制拆除之日起,就知道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故应适用该款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的规定。邓军自2011年5月6日其鲍鱼池被强制拆除之日起,至2017年2月15日才提起诉讼,已超过2年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邓军的起诉。邓军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琼行终1677号行政裁定认为,邓军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未能证明系因不可抗力或其他不属于自身原因耽误了起诉期限。同时查明,根据江林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王好川证实,涉案鲍鱼场系三亚市综合执法局作为乱抢乱建的违法建筑拆除的,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承认,涉案鲍鱼场所在土地目前还是集体土地,并未被征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邓军申请再审称:1.申请人在承包滩涂地上合法从事鲍鱼养殖,应受法律保护。2.被申请人为“国家海岸”国际休闲度假区项目建设用地的需要,以征地的名义拆迁申请人的鲍鱼养殖场。3.一、二审案由错误,本案的案由应依法确定为:诉海棠湾区政府不履行征地拆迁补偿法定职责案。4.一审认定申请人提起诉讼超过起诉期限,二审对此予以维持,严重侵害申请人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判令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征地拆迁地上附属物补偿款3989.22万元;判令被申请人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计算标准,向申请人支付自2011年5月6日起到征地拆迁地上附属物补偿款支付完毕之日止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海棠区政府答辩称:1.一、二审裁定驳回起诉适用法律正确。邓军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镇政府没有征收主体资格,案涉土地的拆除行为不是镇政府所为,海棠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2.邓军的再审申请没有事实根据。涉案土地目前仍然没有征收,地上没有任何项目,土地仍然登记在村委会名下,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对所谓鲍鱼池进行过施工、开通水电等。请求驳回邓军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邓军的一审诉讼请求,其请求系要求海棠区政府履行征地拆迁补偿法定职责。一、二审将本案案由认定为强制拆除行为确有不当,本院予以指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所谓有事实根据,是指诉讼标的能够固定,且能够被特定化或者被识别所需的最低限度的事实。一般情况下,起诉人要明确指出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如果是针对行政机关作出的书面行政决定等行政行为,应当提供该书面决定,如果是针对行政机关的事实行为,则需要提供初步的证据证明行政机关实施了该事实行为。本案中,邓军主张海棠区政府对其实施了征地拆迁行为,但没有履行补偿职责,故提起诉讼,该项诉讼请求是明确的。在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实施征地安置补偿系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履行的职责,但该职责成立的前提是行政机关有实施征地拆迁的具体行为。本案中,邓军仅能提供其与林日武签订的《水产养殖场合作协议书》,尚不能证明海棠区政府或镇政府实施了征地拆迁行为。经过本院当庭询问,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涉案地块至今仍然是集体土地,并未被征收为国有。故,邓军主张海棠区政府实施征地行为缺乏事实根据,海棠区政府当然也不存在履行补偿的法定职责。至于海棠区政府是否实施了拆除行为,邓军提供的证据亦未完成初步的举证责任,不能证明该事实行为存在。本院经询问还查明,邓军所称的鲍鱼场没有工商登记、营业执照等合法手续,也不能提供鲍鱼场进行过生产经营的其他有效证明材料。综上,邓军提起本案诉讼没有事实根据,不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一、二审裁定驳回邓军的起诉,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

 

综上,邓军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邓军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熊俊勇

审 判 员 龚 斌

审 判 员 刘艾涛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牛延佳

书 记 员 余逸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