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强制拆除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0-12-08 17:25:45

  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19)皖1204行初49号

  原告徐XX不服阜阳市城XX、颍泉城管局、李老庄居委会、中市办事处于2017年9月20日强制拆除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的行政行为,于2018年1月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2018)皖1204行初1号行政判决书,原告徐XX不服,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6月3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12行终117号行政裁定书,将案件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19年8月14日重新受理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0月16日公开开庭缺席审理了本案,被告李老庄居委会、中市办事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老庄居委会、中市办事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告徐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贾昆明、被告阜阳市城X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曹X、赵XX,被告颍泉城管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魏X、程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XX诉称:原告徐XX系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负责人。2017年9月20日上午,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前提下,强行将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的房屋推倒,并毁坏内部财物。由于强拆人员没有表明身份,也没有留下任何书面材料来证明他们的身份,当时无法起诉。在2017年11月30日原告诉颍泉城管局行政处罚纠纷案开庭质证过程中,得知颍泉城管局参与强拆行为。2017年11月21日,原告诉阜阳市公安局颍泉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的一案开庭质证过程中,得知中市办事处、高铁项目拆迁指挥部、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城管局、阜阳市城XX共同实施了强拆行为。被告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前提下,强行拆毁原告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利。现请求确认四被告强拆原告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原告徐XX为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一,拆毁幼儿园的现场照片五张,证明原告的合法财产被强制拆除,没有得到任何相关的合法手续。

  证据二,现场光盘一张,证明目的同证据一。

  证据三,颍泉城管局提供的卷宗材料,证明其认可强制拆除完毕。

  证据四,中市办事处提供的证明一份,证明各被告共同实施了对原告合法财产强制拆除的违法行为。

  证据五,(2017)皖1204行初57号行政判决书,证明目的同证据四。

  证据六,(2018)皖12行终312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被告强拆原告合法房屋时,被拆除的房屋系民办教育机构,也就是学校。

  被告阜阳市城XX辩称:原告徐XX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被拆除的行政行为是被告作出的,阜阳市城XX未作出任何行政行为。原告徐XX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我局实施了被诉的拆除行为。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2017)皖1204行初54号行政判决书已经查明,2017年9月20日上午9时许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有关职能部门对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拆除。被告不是中市办事处的上级,原告将阜阳市城XX作为本案的被告是错误的,是在滥用诉权,应当驳回原告对阜阳市城XX的起诉。

  被告阜阳市城XX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一,统一社会代码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阜阳市城XX的主体资格,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证据二,关于印发阜阳市调整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权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关于调整阜阳城市行政执法文件。证明被告对于三区的违法建筑没有拆除的职权,对于原告徐XX的违法建筑拆除没有实施行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被告颍泉城管局辩称:1、被告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2017)皖1204行初54号行政判决书已查明,2017年9月20日上午9时许,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有关职能部门对徐XX的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违章建筑进行了强制拆除。颍泉城管局仅仅是根据组织安排配合参加拆迁的职能部门之一,并不是该项目的主体单位及拆迁的组织者,颍泉城管局不应是本案适格的被告。2、涉案房屋属于违法建筑,依法应予拆除。原告徐XX在颍泉区中市街道办事处李老庄前何庄东XX建设房屋经营的幼儿园,位于原××总体规划(××)及××阜阳市总体规划(2012-2030)规划区范围内,该处房屋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其建设行为违反了《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涉案房屋属于违法建筑。区城管局依据《城乡规划法》、住建部《关于规范城乡规划行政处罚截量权的指导意见》及国家和地方关于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规定,于2017年9月8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限徐XX即日拆除所建违法建筑,否则依法组织拆除。《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有关职能部门对徐XX的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拆除的行为,符合《城乡规划法》的规定。人民法院应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颍泉城管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一:颍泉城管局社会信用代码,证明被告的主体情况;

  证据二:(201709)城管罚决字第0008交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皖1204行初54号行政判决书、(2018)皖12行终110号行政判决。证明涉案房屋属于违法建筑,依法应予拆除;颍泉城管局于2017年9月8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限徐XX即日拆除所建违法建筑,否则依法组织拆除,原告对该行政处罚决定的起诉已经法院两审终审驳回;2017年9月20日上午9时许,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有关职能部门进行强拆,颍泉城管局只是配合参加拆迁的职能部门之一,并不是该项目的主体单位及拆迁的组织者,不应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有关职能部门强拆,符合城乡规划法的规定。

  被告颍泉区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区中市街道办事处未向本院提供书面答辩意见,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两被告对原告举证的强制拆除现场照片及光盘的真实性无异议,仅对原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依法予以认定;原告拍摄的颍泉城管局卷宗封面及部分卷宗照片系原告未经许可拍摄,证据的取得不具有合法性,且系部分卷宗,真实性无法确认,依法不予认定;中市办事处证明与其他证据印证的部分予以认定,该证明中关于“阜阳市城XX”的部分,无其他证据印证,且阜阳市无名称为“阜阳市城XX”的行政机关,对该部分不予认定;(2018)皖12行终行政判决书,系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生效判决依法应予认定。原告对被告阜阳市城XX、颍泉城管局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未持异议,仅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对二被告所举证据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1日,徐XX自筹资金在颍泉区中XX前何庄开办小天使幼儿园,又名泉颍留守儿童幼儿园,建设房屋共三处,其中主楼三层、主楼东南侧一层、主楼东侧一层,建设面积共计1313.27平方米。经颍泉城管理局查证,该建设房屋位于原××总体规划(××)及××阜阳市总体规划(2012-2030)规划区范围内,徐XX在建设前、后,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17年9月1日,颍泉城管局作出城管告字(201709)0001号行政处罚案件事先告知书,拟限徐XX三日内自行拆除,否则将依法拆除。同日,徐XX申请举行听证。2017年9月8日,颍泉城管局主持举行了听证会,并于同日作出(201709)城管罚决字第00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徐XX未办理《建设工程划许可证》而建房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之规定,属于违法建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限徐XX即日拆除所建违法房屋,逾期不拆除将依法组织拆除。同日,该处罚决定送达给徐XX签收。徐XX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于2017年9月2日诉至本院,请求判令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2017年12月12日,本院作出(2017)皖1204行初54号行政判决书,认为该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予以维持。徐XX不服,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6月26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皖12行终110号行政判决书,维持原判。

  另查明,2017年9月20日上午9时许,中市办事处根据上级要求,组织颍泉城管局、李老庄居委会等有关职能部门参加,对徐XX的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违章建筑物进行了强制拆除。

  本院认为:(一)被诉行政强制执行行为事实清楚,所依据的行政处罚决定合法。阜阳市颍泉城管执法局作出的(201709)城管罚决字第00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案涉房屋属于违法建设,并限徐XX即日拆除所建违法房屋,逾期不拆除将依法组织拆除。原告徐XX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提起行政诉讼,经二审终审判决,确认该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予以维持,现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二)被诉行政强制拆除行为的共同实施主体是被告中市办事处、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城管局。原告徐XX向本院提供被告中市办事处在(2017)皖1204行初54号案件中提供的一份证明,用以证明中市办事处、高铁项目拆迁指挥部、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城管局、阜阳市城XX共同实施了强拆行为。因高铁项目拆迁指挥部并不是适格的诉讼主体,原告在本案原一审撤回对其的起诉,本院已予以准许。原告提供证据及在本案庭审查明的事实,均不能证明阜阳市城XX参与本案强制拆除行为。本院综合分析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原告徐XX提供的强制拆除现场照片,以及颍泉城管局当庭辩述,可以认定中市办事处、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城管局的人员参与实施了被诉强制拆除行为。

  (三)被诉行政强制拆除行为程序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章对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程序作出了规定。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行政决定后,当事人在行政机关决定的期限内不履行义务的,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依照行政强制法第四章的规定强制执行。该章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被告中市办事处、阜李老庄居委会、颍泉城管局在组织强制拆除前,没有依照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公告并限期原告徐XX自行拆除,且组织强制拆除时,执法依据即(201709)城管罚决字第0008号行政处罚决定尚在诉讼过程中,三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违反法定的程序,因案涉房屋已经拆除完毕,已经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应确认该行政行为程序违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的,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被诉拆除行为已经执行完毕,对公告程序采取补救措施也已无实际意义;而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未同时请求对可能造成的损失一并解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的规定,原告可以就赔偿事项另行提起诉讼。被告李老庄居委会、中市办事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举证质证及答辩的权利。  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阜阳市颍泉区城乡管理行政执法局、阜阳市颍泉区李老庄居委会、阜阳市颍泉区中市街道办事处于2017年9月20日强制拆除原告徐XX的颍泉区XX守儿童幼儿园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阜阳市颍泉区城乡管理行政执法局、阜阳市颍泉区李老庄居委会、阜阳市颍泉区中市街道办事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七十四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

  第七十六条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诉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可能给原告造成损失,经释明,原告请求一并解决行政赔偿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就赔偿事项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一并判决。人民法院也可以告知其就赔偿事项另行提起诉讼。

标签:
返回列表页

立即预约获取拆迁补偿方案

  • 姓名:
  • 电话: